新浪足球比分直播现场|手机新浪足球比分直播

區塊鏈起風,迅雷依舊命途多舛?

區塊鏈起風,迅雷依舊命途多舛?

11月14日晚,迅雷對外發布2019年第三季度未經審計財報。報告數據顯示,迅雷第三季度的營業收入為4380萬美元,相較于上一季度下滑了8.3%;凈虧損達到了2460萬美元,對比上一季度凈虧損200萬美元,虧損數值顯著飆升。在財報發布后,迅雷盤前股價大幅下跌至10.84%,每股只有5.18美元。

往昔,迅雷對外宣稱要做一家為用戶提供最棒的多媒體下載體驗的服務商。時任總裁鄒勝龍放出豪言:“再給迅雷5年,我相信可以做到騰訊的規模。”可惜,時過境遷,迅雷早已風光不再。


命途多舛,迅雷隕落


迅雷誕生于2003年,因高速的下載服務火速躥紅,成為行業的焦點。公開資料顯示,截止2006年8月底,迅雷在國內服務用戶超1.1億,裝機量高達8000萬臺,占據超50%的下載份額,同時也是繼QQ之后,中國互聯網體量最大的客戶端軟件。

在公司初具規模之時,迅雷與大多數“玩家”一樣,籌備上市攻入資本市場。不巧的是遇上資本寒冬,加之自身的版權問題限制,一度被列入美國電影協會的非法發行影片和電視節目黑名單之中,極大阻礙了迅雷的上市計劃。

而后,迅雷清掃旗下涉嫌違規的產品簽訂正版保護協議。2014年中旬,迅雷終于得以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成功掛牌上市,證券代碼為“XNET”,市值為10.3億美元。上市之后本是苦盡甘來,迅雷卻按著相反劇情演繹,不僅股價在走下坡路,風波也紛至沓來。

早些年,迅雷旗下的狗狗搜索迫于版權問題被關停。又有,主打高清影視的在線視頻平臺看看,陷入視頻網站的燒錢營銷戰爭,在土豆、優酷、愛奇藝等紛紛入場,視頻版權競爭“燒錢”“戰火”愈演愈烈的情況下,手上資金不足的迅雷不得不揮旗投降,以1.3億美元將其出售給響巢國際,更名響巢看看。

2017年底,迅雷集團公司針對與子公司迅雷大數據的品牌沖突、利益沖突等一系列行為發布聲明。子公司迅雷大數據卻稱“未收到集團任何違約通知”,還公開指責稱迅雷發行的玩客幣活動是一場非法集資的騙局,迅雷內部矛盾瞬間被激化,迅雷內部管理混亂、高層涉嫌違法等問題也就此暴露。

監管的步伐也緊隨其后。迅雷旗下的玩客云在2018年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的《關于防范變相ICO活動的風險提示》中被點名,稱以發行迅雷“鏈克(玩客幣)”為代表,一種名為“以礦機為核心發行虛擬數字資產”(IMO)的模式值得警惕,存在風險隱患。

被監管點名之后,再加上幣市整體不樂觀,鏈克的市場價格驟然下跌,玩客云的銷量也一路下滑。隨后不久,玩客云又因大量用戶舉報產品質量問題陷入了輿論漩渦。接二連三的風波使得陳磊再也玩不動“玩客云”這場游戲了,于2018年9月向鏈享云公司售讓鏈克、鏈克商城和鏈克口袋等業務,迅雷僅保留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網絡的共享計算業務。

各方打擊讓迅雷元氣大傷。據媒體公布的《2018年度市值暴跌企業統計》中顯示,迅雷跌幅達50%,市值也從最初的10.3億美元縮水至2.26億美元,縮水額度高達8.04億美元,折合人民幣約56億。


投身區塊鏈,迅雷蛻變


PC流量紅利消逝、移動互聯網蓄勢待發之時,各大平臺都在紛紛轉型尋路,迅雷也并無例外。只是,對PC端了然于心的迅雷,面對移動端的轉型卻亂了步伐,涉足游戲、直播到VR短視頻、人工智能,甚至包括社交、圖片工具等領域卻都無疾而終。在轉型這條路上,迅雷像只無頭蒼蠅,漫無目的地嘗試,注定了結局是失敗的。

2017年,陳磊上臺高調喊出了“All in”區塊鏈的口號,同時以共享計算的方式進軍云計算領域。據知名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的預計,全球區塊鏈的商業增值到2026年將超過3600億美元,而到2030年將激增至3.1萬億美元,這為陷入迷茫的迅雷指了條路子。

迅雷的財務數據顯示,自2017年起,公司營業收入由2017年第一季度的3960萬美元增長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7880萬美元,其暴漲額度折合人民幣近3億元,并且一直保持著較高的增長速度,最高增速曾達到117.9%。其中,區塊鏈歸屬的云計算業務板塊貢獻了超一半的營業收入。


得益于云業務的快速增長,迅雷長期萎靡的股價也開始有點起色。據媒體統計,迅雷的股價曾從6.11美元暴漲至23.98美元,漲幅達到292.5%。

迅雷乘熱打鐵,密集布局區塊鏈。在產品方面,迅雷先后上線具備百萬級TPS、秒級確認處理能力的“迅雷鏈”以及提供分布式云計算服務的星域云。官方資料顯示,迅雷鏈應用已涉及醫療、環保、通信、溯源、生物技術、生活服務、出行、新零售等多個領域,星域云則與虎牙、愛奇藝、熊貓直播、bilibili、快手、人人視頻、陌陌等企業都有合作。

在技術上,迅雷發布首個專為區塊鏈而生的文件系統TCFS,解決了大文件上鏈存儲難題,也讓物聯網、AI數據放上區塊鏈成為可能。同時,還推出可追溯的隱私保護技術,通過環簽名、零知識證明等加密算法對區塊鏈上的數據進行加密保護;創新研發“DPoA PBFT”雙重共識算法,能夠有效避免信息分叉或回滾。

此外,迅雷還將區塊鏈的“火苗”蔓延至海外。迅雷鏈為泰國那黎宣大學管理的490 家醫療機構提供病歷信息上鏈服務。基于迅雷鏈的解決方案,在保護患者隱私的前提下,進行信息互聯和追溯,降低了不同醫院之間數據互通和管理帶來的難度。

迅雷在區塊鏈方面如此動作頻頻,無不透露著陳磊攻下這一領域的決心,也似乎證明了這次他的抉擇是正確的。不過,在區塊鏈這個領域內,想要分一杯羹的可不只是迅雷自己。以阿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和以中信集團、平安集團為主的金融科技公司,都紛紛快馬加鞭,進攻區塊鏈。

奮勇出擊,難掩不安


根據《2019上半年全球區塊鏈專利排行榜》披露,僅在2019年上半年,迅雷的區塊鏈專利申請量已經有74件,當前迅雷累計擁有專利數量達到115件,已超過騰訊、京東等大企業,位列全球排名第十一。另外,迅雷憑借著在云計算和區塊鏈技術的“黃金段位”成功入榜2019年亞洲30家最佳科技公司榜單,并被媒體頻頻點贊。

迅雷乘坐著共享計算這只獨木舟,在茫茫 云海之中摸索出了一條可行的路子。只是行至深處,隱患未解,難保迅雷的這艘獨舟不翻。

一是,云業務增長趨緩。迅雷集團CEO、網心科技CEO陳磊表示:“公司業績變化主要得益于云計算與其他增值服務收入的大幅增長。我們將繼續擴大共享計算的規模,保持云計算業務的良好態勢。”

不過,翻開迅雷的財務數據發現,云業務發展勢頭并沒有像陳磊所說的那般良好。迅雷云計算業務板塊收入在2017年底呈現出井噴式增長,達到了5190萬美元。2018年初開始急速下滑,于2019年第一季度降至最低,僅有1600萬美元的收入,“玩客云”事件是造成此番狀況的誘因之一。往后,該業務營收開始趨于平緩。

區塊鏈起風,迅雷依舊命途多舛?

除此之外,迅雷涉足的云計算領域還面臨著“諸侯紛爭”的困境。

國際知名信息數據公司IDC發布的《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公有云服務市場跟蹤報告》顯示,在國內IaaS PaaS市場,前十未見迅雷的身影,頭部老大仍是阿里公司,其市場份額占據近半數。京東云、融信云等后起之秀,使得云賽道戰況越發激烈,無疑對迅雷云服務擴充市場體量造成不小的壓力。

二是,會員廣告收入日漸萎縮。2017——2018這一年里,迅雷的用戶數量一直游走于400萬區間;用戶數曾在2018年第三季度大幅降至340萬人,環比減少了20%,累計流失了38萬用戶。在2019年第三季度內,迅雷的用戶數量為380萬,相較于去年同期變化不大,也無法與最初的1.1億用戶相提并論,增長幾乎處于停滯狀態。

用戶削減帶來的即是訂閱服務和廣告業務下滑的連鎖反應。迅雷近三年的財務報表披露,會員訂閱服務和廣告業務的收入,分別從2017年Q1的2080萬美元、380萬美元下滑至2019年Q3的1920萬美元、370萬美元,兩項業務縮水額度達到107.4%。

迅雷副總裁、下載事業部總經理段暉曾經表示:“用戶數和營收是所有優秀的互聯網企業得以茁壯成長的必備糧草。”然而,當前迅雷的用戶好似沙子一般,盡管雙手緊握也依然會從指縫中溜走。

迅雷會陷入如此窘境有跡可循,從下載工具產品起家,工具屬性較強,用戶粘性本就偏低,再者,相比其他競爭對手而言,平臺的可替代性強,流量極易流失。升級產品、渠道下沉、出海挖掘新用戶或是迅雷日后發力的方向。


未來形勢嚴峻


在互聯網行業內,高調進軍區塊鏈的企業,迅雷是頭一個。雖然歷經兩年時光,迅雷區塊鏈體系雛形顯現,當下已具有“上鏈”的能力,但仍舊不能讓人對迅雷成為區塊鏈NO.1有十足的信心,原因主要有以下幾點:

1. 高投入、難盈利


信誓旦旦“ALL in 區塊鏈”的迅雷,自上市以來,它持續經營的業務長期處于虧損狀態。公司財務報表顯示,2014年公司整體虧損420萬美元;2015至2017年,這三年間凈虧損分別為1316萬美元、2411萬美元、3780萬美元;2018年迅雷的凈虧損更是擴增至4080萬美元。

迅雷虧損幅度在2019年二季報中有所收窄,其凈虧損降至200萬美元,可惜勢頭未能保持,很快又陷入大幅虧損的泥潭。在2019年第三季度,迅雷的凈虧損為2460萬美元,虧損幅度同比大漲92%,環比上升35.4%。

迅雷將虧損原因歸結為云計算業務的高額開銷,研發支出便是一大影響因素。在迅雷財報當中,研發的占比接近半數,2018年至2019年第三季度期間,迅雷在研發方面的投入合計達到了13110萬美元,折合人民幣為9億元之多。

相比阿里、騰訊在研發上每年均投注上百億元人民幣,迅雷的投入實在是量小力微。甚至是對比同為云計算領域后來者的京東,迅雷也顯遜色。根據京東的財報披露,2019年前三個季度里,京東體系所屬上市及非上市企業合計研發投入超130億元。

知名機構IDC發布報告預測,在2018年至2022年期間,區塊鏈支出復合年增長率(CAGR)為76%,總支出將在2022年達到124億美元。而全球科技巨頭IBM是最佳典例,公開數據顯示,IBM每年在區塊鏈項目上投入高達1.6億美元。

各項數據折射出,迅雷這幾年一直發力云計算和區塊鏈等熱門領域,但此業務畢竟是個新興產業,技術體系等方面仍處于探索階段,前期不斷地注入資金是必然的,可何時才能實現盈利卻是未知數。值得一提的是,迅雷曾對公開表示,公司未來會保持全力,在區塊鏈技術與共享計算技術的融合發展上持續投入。不禁讓人深思,高昂的研發費用對于造血能力不足的迅雷來說,還能堅持多久?

2. 高新技術人才緊缺


一項新興技術研發的背后,除了具備先進的科研設備、可挪騰的資金,更關鍵是要有相關的技術人員,甚至是專門的團隊才能夠保證項目長期運轉。

隨著區塊鏈的興起,相關企業對區塊鏈人才也是極度渴求。據領英數據顯示,全球對于區塊鏈相關技能人才的需求在2015年到2017年里增長了近19倍。但人才總量仍然比較少,在全球范圍內,區塊鏈人才總量僅相當于人工智能(AI)人才的2%左右。

在國內,相關行業人才缺口巨大。BOSS直聘研究院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2月,區塊鏈相關崗位占到互聯網行業總崗位量的0.41%,專業區塊鏈技術人才的供需比僅為0.15,只有人工智能供需比的四分之一。同樣,億歐《2018年區塊鏈行業應用研究報告(上篇)》指出,從區塊鏈職位招聘技能需求來看,超過80%的區塊鏈相關職位對求職者的技能要求在三項及以上,其中,Go語言是職位要求頻度最高的技能。

種種跡象都在表明,從中長期來看,區塊鏈這一行業的人才相當匱乏,特別是復合型人才更為稀缺。這讓迅雷招聘專業的技術人員猶如大海撈針一般,再加上各大互聯網公司爭奪人才的壓力,想要引進優質人才可謂難上加難。正如迅雷集團高級副總裁、網心科技營銷副總裁董鱈所說的,公司目前面臨最大的挑戰是缺人。

3. 尚未成型的技術監管


近段時間,網絡媒體高頻發布關于虛擬貨幣和區塊鏈打假監管文章,旨在厘清區塊鏈和虛擬貨幣的關系,揭露偽“區塊鏈”騙局,提醒廣大民眾,謹慎對待區塊鏈,理性投資。

普華永道《2018中國區塊鏈(非金融)應用市場調查報告》顯示,影響區塊鏈技術發展最主要的因素是政策規范,其占比有61.5%。但是,目前國內僅公布了《區塊鏈參考架構》等團體標準,針對智能合約、共識機制等基礎性以及細分方向的標準還有待制定。

可見,我國區塊鏈在法治層面的管理,仍需要一些時間去補充完善。這將考驗著類似迅雷等區塊鏈拓荒者們,在研究與應用區塊鏈的同時,還需考慮如何與法律監管紅線保持良好的距離。不僅如此,目前區塊鏈行業還存在著用戶體驗度較差、與企業原有業務不易融合、數字身份信息碎片化、數據易泄露、用戶難自控等疑難雜癥也亟待解決。

結語


迅雷由下載服務起家,骨子里天生就具備開發互聯網新產品的技術基因。在互聯網發展早期,一大批和迅雷一樣的掘金者們蜂擁而上,就算手里僅有一款好產品,也能借助互聯網的東風迅猛成長,捕獲大眾成為“萬人迷”。但若要長遠發展,單靠一兩個爆款產品是站不住腳跟的,良好的運營策略才是支撐一個企業存活下去的關鍵。企業沒有清晰定位、管理不當便是造成迅雷如今這般“狼狽不堪”的根本原因。

前陣子,迅雷曾因“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以及發展”這一利好消息,其股價暴漲107.76%,創下上市五年來最高漲幅。只不過,如此“美景”僅是曇花一現。自從迅雷“纏上”區塊鏈,伴隨著區塊鏈炒作熱度,股價一直漲漲停停飄忽不定。影響力不復從前的迅雷,只能在暗流涌動的區塊鏈賽道上蒙眼狂奔。

對于區塊鏈這個“神秘”技術,人們對其認知正逐步回歸理性。探索區塊鏈的步伐不會停息,迅雷未來還將面臨重重挑戰,才能夠促成這項技術實現大范圍的推廣與普及。

文/金融外參記者潘瓊芳,

文/金融外參,公眾號ID:jrwaican

本文為作者投稿到『互聯網的一些事』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
「互聯網的一些事」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,行業爆料、小道消息、內幕挖掘,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!干貨分享,提供各種產品文檔、行業報告、設計素材免費下載。官方微信:imyixieshi

本文鏈接: http://www.faoxg.tw/134196.html (轉載請保留)

新浪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湖南幸运赛车 重庆幸运农场官网 广西11选5 股票融资风险_杨方配资开户 爱彩乐计划 球探比分网即时比分 六合图库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图 足彩半全场投注策略 内蒙古十一选五下载安装